《农门娇妻,霸道将军宠上天》小说最新章节,静舒,静姝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农门娇妻,霸道将军宠上天

小说:种田

作者:韩小鹿

简介:静姝偶然的机会穿越到古代,嫁给了当地有名的穷书生。与书生过了几年甜甜蜜蜜的日子,没有想到,突发战事,书生被迫上战场。文科状元当场变成武状元几年后回来竟摇身一变,成了威风凛凛的大将军。

角色:静舒,静姝

农门娇妻,霸道将军宠上天

《农门娇妻,霸道将军宠上天》免费阅读

假如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努力活着。

静舒再一次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看见自己身处一间极其破落的地方,屋子的阳光都是从屋顶透过进来的。

艰难的爬起来,环视自己周边的一切,静舒想这就是地狱吗,也太穷了点吧。

但脑子清晰了点后,才发觉不对劲,地狱怎么会有阳光呢,糊涂了吧,摇了摇头,起身便往屋外走去。

此时进来了一个大概一米七左右的男人,静舒目测。

‘‘醒了,喝点粥吧。’’男人说。

静舒愣愣的接过粥。

突然脑袋 一阵刺痛,一段不属于自己记忆涌入脑海。

穿越了,原本以为自己在地狱的静舒,以另外一种方式重生了。

等静舒接受这一切的时候,男人已经出去了。

不应该叫男人,对静舒这个活了三十多岁的人来说,这个人在她的眼里只是一个孩子。

原主名叫静姝是隔壁李家村的人,说来也是十分惨的。家里基本上有十口人,老的小的,再加上夹在中间的静姝父母,静姝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天天干不属于这个年纪该干的事,导致这副躯体十分的娇小。

静姝的父母在镇上做帮佣,一年到头也回不了家几次,孩子都是给老人的人带着。而静姝的爷爷奶奶都是尖酸刻薄的人。

15岁的静姝也到了该说亲的年纪,可他们擅自做主直接把静姝卖到了隔壁的平阳村。

买静姝的这个男人叫楚泽,是平阳村为数不多的读书人,但也相对的也比村里的人穷的。能把静姝买下来已经是花了家里一大半的银子。

偏偏把人带回家的时候静姝生了场大病,楚泽就拿出了家里剩余的银子给静姝治病,病没有治好,静姝就走了。静舒就来到了才来这副躯体替静姝继续活着。

静舒囫囵吞枣的把手里粥给喝完,走出屋子发现男人正在屋外干活,在做什么静舒也不是很清楚 。

“喝完了。”楚泽看静舒站在门口问。

“嗯,你在做什么。”

“我把爹娘房里的东西给清理一下,哪间屋子漏水,把东西给糟蹋了不好。”

“要我帮忙吗。”静舒看着东西还是挺多的。

楚泽的爹娘是五年前去世的,那年闹饥荒,家里收成也不好,再加上家里有一个正在上学堂的楚泽,二人把家里仅剩不多的粮食换成了银子把楚泽的束缚给交了。

两人是瞒着楚泽的,不然让楚泽知晓肯定是不肯的。

但楚泽也是争气,在两人去世的第二年就考上了童生,只是遗憾的是少了分享这份喜悦的人。

“好,你把这些发霉的衣服看看还能不能穿。”楚泽也不会跟静舒客气。

家里的情况静舒现下也是了解了,当然不会说什么。埋头就开始干活。

二人就这样干了一下午。

静舒把分出来的衣服拿去河边洗干净就晾在外面的竹竿子上。

看着这洗好的衣服,静舒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愉悦和成就感。

以前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静舒是一个自卑的人,明明有一身的才华。可是,就是不断的被人否定。

但是现在静舒好像找到了人生的方向,她现在必须得努力的活着。

“进来吃饭了,发什么呆。”楚泽做好饭出来,看着静舒对着一堆洗好得衣服看着有些出神,开了口。

在饭桌上,楚泽对静舒说道:“明日我要去山上看看能不能猎捕一些东西。不然你就没有药吃了。”

“我可以去吗。”静舒听到这样说也想去。

“不行 ,你的病还没有好。山上昨夜下了雨虽说经过了一天时间,但是避免不了危险的。”

“还有,我这番上山肯定是要去好几天的,你自己一个人在家中一定要注意一些。”

听着楚泽拒绝了自己,静舒也是意料之中的,毕竟自己现在是什么情况也再清楚不过了。

“好,那你上山注意一点,遇到危险就跑,不要一个人逞强。”

第二天楚泽很早就起床准备东西,看着还在睡的静舒也是蹑手蹑脚的,生怕把静舒给弄醒。

静舒醒的时候发现楚泽不在,知晓他肯定上山了,也是很懊恼的自己怎么睡得这么死,也没有说起来给楚泽烙些饼子。

走到厨房静舒发现了楚泽留在锅里的饭菜,心里不由的上升好感度。

吃完饭,静舒发现外面的日头很好,把被子拿出来晒,以免受潮发霉。做完这些,静舒便把屋里收拾收拾,再怎么说楚泽好歹是一个男人,屋里好些地方都落了灰。

等打扫完屋子,静舒连忙跑了出去,现下屋里尘土飞扬,看着这满屋子的灰尘,静舒不免有些懊恼的,这么没有想到撒一点水再扫。

收拾完这些都已经晌午了,吃完饭,静舒打算把刚刚收拾屋子弄那个出来的种子给种了,也不知道是什么。种下去就对,静舒想。

说干就干,扛上锄头就往地里走。

这地说远不远,就在屋子旁边,这还是当初楚泽他们家修房子的时候余留下来的地。楚泽家也没有几亩田地,大多数都被楚泽给卖了,毕竟当初父母去世的时候没有银子,好歹留了一块地和一块田。

楚泽这一去就去了五天,这五天静舒要么就是收拾屋子,要么就是去地里弄那些种子,有些时候也会到村子里去逛一逛。因此静舒收集到了不少的信息,也知道了不少的八卦。

这日,经书坐在屋外的是板凳上,手里拿着针线缝着上会整理出来的衣服。

听着外面有动静,抬头望去看见楚泽回来了,手里还拿了不少的东西,立刻放下手中的针线活跑过去接过他手里的东西,“回来啦,怎么去这么久,有没有受伤。”

面对静舒抛过来的一系列问题,楚泽倒没有急着回答,“先进去吧。”

回到屋中,放下东西静舒递过去了一碗水,示意楚泽喝。

接过水,楚泽说到:“我前些日子在山上布置了些捕猎的陷阱,路程有些远。当时放下去的时候你还没有过来,便没有想着会弄的这么迟,倒是让你担心了。放心吧,下回定不会如此了。”

“嗯,你还没有说你有没有受伤。”

“没有,这些血迹都是这些家伙的。”

说罢,便放下手中的碗,着手去侍弄带回来的东西,还一边与静舒解释道是什么。

‘’这回弄了五只兔子,六个野鸡蛋,两只野鸡,我看着上山下雨,长出来的菌子十分好便摘了来做菌汤,也给你补一补。‘‘

‘‘前些日子,因你生了病便错过了回门的日子,正好明天逢集,把这些给卖了,买些东西回门用。你看如此可好。’

顿了顿,说:‘‘这些东西,卖不了多少钱,买不了你吃的那些药,改天我再上山去看看还能不能弄着东西,把你的药给卖了。’‘

听到他如此周密的打算,静舒望着眼前的男人。原本静舒想着把他当作一个小孩子来对待,可是看他这番,便不禁正眼望着他。

‘‘我这病不急,先把眼前要紧的事情做了再说。我觉得就先不去镇上,也不要把这些东西给卖了。耽误时辰不说,还弄不了多少钱。‘’

‘’我看着这菌子不少,不如我们分点出来,那两只鸡我们就留着下蛋,也好不了多少东西。那兔子我看着有两只快不行了,不如明个把它们拿回去,剩下的我们就养着,每天我出去割些草给他们吃,左右都是时间的事。你看这样行不行。‘’

‘’行,那我看这还早不如把笼子给弄出来。‘’

‘’好,我的衣服也还没有缝完,把做后一点你弄完就去把饭做了 。‘‘

‘‘那个,对了忘了告诉你那衣服,是我们前些天收拾出来的,我看着他们都破烂,就想着补一补,正好也有针线。’‘

‘‘嗯,你看着办就好。’‘

说完两人就各干各的事情去了。

补完衣服的静舒现下正,坐在灶口生火,看着样子也十分可爱,大半个头都要伸进灶里边去了。

进来拿东西的楚泽好死不死的就看到了这一幕 ,不禁出口说道:‘‘准备做饭了吗,实在不行我来给你盛吧。’‘

说着放下东西,朝静舒走过去。

听到他这么说静舒老脸不禁红了红,心想这玩意还是一个技术活。

楚泽从他手中接过干草,坐下说:’’你这里面都堵塞了。‘‘说着便动手把东西拿出来,’‘你把干草点燃了以后,就连忙再用钳子再加一些草进去,不要用手,不然烧着你,看着差不多了以后便加些小木棍,慢慢的再加大的进去。记住了吗。’‘

‘‘记住了,我下回试试。’‘站在一旁看着的静舒连忙回答道。

看着锅里的水开了,静舒连忙把洗好的菌子放进去。这菌子还不好西,可费了静舒好一番时间。

做好饭,静舒出门把还在做笼子的楚泽给叫进来吃饭。

                           

原创文章,作者:韩小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jwcwzx.com/yuedu/101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