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这个奸臣他会读心术》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公主,这个奸臣他会读心术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南相思

简介:江寒月重生后,打恶人,斗妃嫔,一直顺风顺水。直到那个举国皆知的大奸臣靠近了她。那以后她恶名远扬,不仅贪财好色,还日日歇在青楼歌馆,百姓们背地叫她小纨绔。这还没完,她拜佛,他烧庙她挂姻缘袋,他挖树。她跟几位公子同游,他将人揍得卧床不起。江寒月忍无可忍,冲到他面前:“徐子江,你是不是也想试试被人揍得躺在床上的滋味!”躺在躺椅上的人,揪了一把她气呼呼的小脸:“我倒是不介意你用另一种方式。”

角色:

公主,这个奸臣他会读心术

《公主,这个奸臣他会读心术》免费阅读

天刚蒙蒙亮,明月殿已经晃如白昼。

宫女太监们交错进出,忙中有序,来去匆匆,半点声响也没。

屋内,一个身形偏瘦,穿着华服的小女孩正在镜前,任由宫女们用粉将她额头显眼的疤痕一点点盖上。

她面容苍白,一双眼睛却格外有神,眼底还藏着几分阴鸷。

天佑七年,及笄前一天,她撞墙威胁皇上要嫁给小侯爷柳丰元。

皇上不忍心皇妹就此香消玉殒,还是答应了这门亲事。

她嫁过去后,被柳丰元百般哄骗,坏事做尽,通敌叛国。

导致大楚国覆灭,最后她被负心人一杯毒酒送上了黄泉。

再睁眼,就回到了及笄之年。

一切都还没开始。

江寒月闭上眼睛,仿佛看到前世的自己,披头散发,泪流满面,狼狈的跌坐在地上。

她双手紧握,指甲嵌入肉中,几乎戳破皮肤。

苍天有眼,让她回来惩治渣男。

这世,她一定要护住大楚国,任何想要动摇大楚国的奸臣贼子,都得死!

“公主殿下,您怎么还在这发呆?您可快点吧,外面那么多人都等着您呢。”

公鸭嗓带着一丝尖锐,让她回过神。

江寒月眼皮都没抬一下,眼眸却闪过一丝厌恶。

“公主,您听到老奴说话了吗?您可快些,幽太妃还等着见您呢。”

李嬷嬷看着面前这个瘦弱的公主,眼神闪过一丝嫌弃。

江寒月一动,宫女们就停了手。

她提着裙摆,一步步走到李嬷嬷面前,将她审视了两遍。

右手举起,用尽全力打过去。

“啪!”手指跟脸颊碰撞摩擦出的响声,响彻明月殿。

李嬷嬷被扇的整个人都偏向左边,她的左脸肉眼可见的肿了起来。

“本宫是你的主子,对着主子大呼小叫,成何体统。”江寒月的声音不大,却足够殿内的人听清楚。

“李嬷嬷,你是幽太妃的人,可也别忘了,太后还在呢。”江寒月的话让李嬷嬷一怔。

太后?

太后又怎么样,躺在床上都快死了。

皇上只守着一个病怏怏的皇后,这后宫只能交到幽太妃手里。

现在后宫之中最大的,就是幽太妃。

“你!”

李嬷嬷左脸有些麻木,她竟然被一个贱婢生的小贱人给打了?

“公主”她双目几乎喷出火来,双手紧握,像只竖着毛准备战斗的鸡。

“啪!”

又是一巴掌,看着李嬷嬷两边脸肿的一模一样,江寒月才满意的点点头。

“公主,是幽太妃让老奴来的。”

李嬷嬷咬着牙,恨不得跳起来撕了她。这个小贱人,她身后可是幽太妃!

“今日,是本宫的及笄礼。催催催,她着急去喝孟婆汤吗?”

江寒月不耐烦的横了一眼李嬷嬷,嘴里不耐烦的念叨着。

声音虽然小,李嬷嬷却是听得真真的。

她,她竟然敢咒太妃娘娘,这该死的贱人。

不过跟她娘一样,是个狐媚子。

江寒月瞥见她的脸色,一会一个颜色,解气。就喜欢你看不惯我还干不掉我的样子。

不过是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太妃,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要不是她生了个女儿,早就送去皇陵陪葬,老死皇陵才是她的归宿。

要不是太后突然病倒,皇后又生产时伤了身体,后宫的事,还轮不上她。

想到太后,江寒月心尖一疼。

她要嫁给柳丰元之时,太后多次召她进宫劝解。

那时她不听,还觉得太后是故意阻挠她追寻幸福。

后来太后传召,她一次都没去过,直到太后故去,她也没回来看上一眼。

那时候太后想必已经看出柳丰元的狼子野心,才不让她嫁的。

等及笄之礼过后,再想办法去见见太后。

“礼成。”祝礼官喊下一句后,大家落座。

江寒月盯着不动声色的幽太妃,她正端起桌上的水,褪去半截衣袖,露出雪白莹臂。

她打李嬷嬷的事,必定早就传过来。但幽贵妃却没有什么别的动作,给她梳头插笄都没有一点错。

一直到礼成都没有半点动静。

若是没有发作,那么必然会有件更狠更阴毒的事情要做。这件事必定会让她身败名裂,臭名远扬。

江寒月一怔,事情发生的顺序不对。

会不会有些什么事情提前发生?

前世她的及笄礼上什么都没发生,是后来她要嫁出去的那日,吃了幽太妃所为垫肚子的糕点。

被人按着在花轿与人苟合!

难道?

江寒月倒吸一口凉气,莫不是这件事情提前了?

她打起十二分精神,桌上吃的喝的一概都不碰。

“明月公主,可是这些饮食不合胃口?本宫瞧着你都没用过什么。”

幽太妃唇边一抹浅笑,恰到好处。

“今日本宫起的太早,着实不开胃口。有劳太妃关心,等会让御医给本宫开点开胃的就行。”

江寒月假笑着应付她。还特别将太妃两个字咬得很重。

一番话,让幽太妃手里的杯子紧了又紧。

这个小贱人,竟然如此不把她放在眼里。

“这桌上的酒是江南进贡的果酒,喝几杯不会醉的。”幽太妃笑着冲她扬了扬手中的杯子。

“公主若是觉得饿,喝几杯,吃些糕点,用膳时间还远着呢。”

幽太妃丹唇轻启,一副慈母模样。

“多谢太妃。”江寒月谢过,拿起一块糕点,刚要入口。陡然又放下了。

她的小脸煞白,额头隐隐有冷汗冒出来。

江寒月捂着肚子,艰难的站起来,走到中间。

“太妃,本宫身子不适想先回明月殿,各位夫人就托您多加照拂了。”

江寒月说完朝自己的座位看了一眼。

“狗牙,回宫”江寒月喊完,十几秒后一个婢女才鼓着腮帮子站起来,从后面绕出去。

江寒月看着她猴急的模样,忍不住一个爆栗下去。

“怎么本宫养了个饿死鬼吗?”

狗牙是母妃捡回宫的,她说狗牙那时候只有一岁多点,被扔在庙外。

她看着跟自己差不多大的狗牙,就把她带回了宫。

“公主,奴婢看到幽太妃身边的一个宫女悄悄出了殿。”

狗牙仰着脖子吞下东西之后,凑近了她悄声说。

果然,这场及笄礼有问题。

“不过那婢女悄悄的,凑近了皇上身边的大总管。奴婢怕被发现隔得远,看到他们离开这才回来。”

凑近皇兄身边的大总管,她想要干嘛?江寒月怎么也没想通这当中的关键。

                           

原创文章,作者:南相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jwcwzx.com/yuedu/84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