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园喜事:娘子赚钱忙》小说最新章节目录苏喜,苏倩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茶园喜事:娘子赚钱忙

小说:种田

作者:花落谁嫁

简介:苏喜穿越至大魏朝,被破落户陆靖5钱银子娶回家,家里还有一个瘫痪的二弟,和年幼的三弟,谁知陆靖是月入百两的陆大户,二弟从文,三弟从武。陆靖:娘子,想要什么买买买!苏喜:好的夫君,我们这山间有野茶,要不咱们搞个副业, 种茶试试?夫妻俩开山种茶,经营茶馆。这时,佛朗机人的大船驶进泉州港,上面载满了从美洲大陆带来的黄金白银。人傻,钱多,速来。

角色:苏喜,苏倩

茶园喜事:娘子赚钱忙

《茶园喜事:娘子赚钱忙》第1章 明月照沟渠免费阅读

盛夏的夜空,一轮明月悬在半空,四周是黑黢黢的连绵山丘。透过夜色隐约能看出种植着一排排茶树的轮廓。

“一 二 三 ,一 二 三”伴着这蝉鸣,回荡在F省某一条盘山公路上,是一男一女的口号声,苏倩抹了一把汗,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她一个堂堂F省省台美女记者会夜半三更,在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使出吃奶的力气,推着一辆半路抛锚的破车。

因为…因为都是她妈逼的。自从她大学毕业后,她妈就抱着坚持到底、绝不放弃的精神,不遗余力地给她介绍对象。眼看着29就要30了,她妈更是进入了癫狂的状态,从原来的春风拂面和风细雨的随缘模式,变成现在乌云压城城欲摧的赶鸭子上架模式。

据说这次给她介绍的是事业成功、外形俊朗且对她有好感的青年才俊,她不敢想象如果这次簧了,她妈会怎样暴走。

不是她不愿意进入婚姻的圣殿,而是她现在正处于事业的上升期。自从20岁立志成为一名电视台记者之后,她一路忙学习,忙实习,好不容易进入省电视台。但是她一没背景二没关系,有的只有对新闻事业的满腔热诚。

即便被踢到了农业台这种边缘电台,她也没有放弃过。别人不愿去采的点她去,别人不愿意跑的路她跑。从养猪养牛,到养蟑螂养蛤蟆,她都采访过。无论是烈日炎炎站在稻田里,还是在臭烘烘的猪圈采访带头致富养猪人,她从没有退缩过。

总算皇天不负苦心人,她采访制作的一期致富经节目,获得了工信部扶贫办的新闻奖,眼看着她就要调任新闻台,成为省新闻台的一名记者了。她是真的不想在这个当口结婚。

要说恋爱经历吧,她也不是没有。大学时谈了一个情投意合的男朋友,正当她以为两个人要共同努力,创造属于他们的新生活的时候——他们毕业了。她拿到了省电视台的录用名额,而他拿到了一个工作地点在帝都的offer。是她先提的分手,毕业了我们一起失恋,整个校园都是分手的恋人,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可是自此以后,她对恋爱这件事就兴致缺缺。她一面寄情工作,一面在她妈的威逼下参加各种相亲,其中不乏几个事业成功人士,但最后总是因为各种原因没有成功。

听说她的前任最后也没有留在帝都,而是和女朋友一起去了一个二线城市,已经领证买房,明年就要举行婚礼。

听到这件事的时候她一点感觉都没有,她以为她会有,可是真的,她的心情没有任何起伏。要说她对前任还有所留恋?那是真的没有。挥慧剑斩情丝,藕断丝连不是她的风格。

只是,过了许久,心底隐隐泛起一种失落感。不是因为前任要结婚,而是因为她自己,看起来好像事业终于有了起色,可是回首过去的7年,她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得到。

要不是因为他们曾经是同学,且有很多共同的同学,而现世又是一个社交网络过于发达的时代,她也不会时不时的听到对方的消息。有可能,很有可能,她会连对方的样子都记不起来。

伴随着这种失落而来的,是在接到母上大人相亲通知时的巨大恐慌。以至于在台长把这个下基层采访种植铁观音乌龙茶创业的案子交给她时,她想也没想就一口答应了。

台长本以为她即将调任,是不会再接这类采访了。谁知她拉了摄像就上了高铁。因为准备匆忙,下来后地勤来不及过来接,直接就包了一辆车往茶乡开去。

想到这里,她不禁叹了一口气。配合着司机不断点火的声音,继续往前使劲。不要问为什么是她一个小女生在推。因为开车的司机是一位大姐。大晚上的,还要出来开滴滴。这年头,谁都不易。

苏倩抬头望天,新闻台的天气预报说今晚有超级月亮,此刻望去竟有些泛着幽幽的蓝色。她脚下用力,就听见大姐喊道“快了快了,发动了发动了!”

正当她准备松一口气上车去时,突然脚下一滑,整个人便咕噜噜朝路边的小沟里滚了下去。在头被砸晕的那一刻,苏倩想,早知道——就去相亲了……

出乎苏倩意料的是,迎接她的不是一阵剧痛或一片漆黑,而是仿佛穿过一片蔚蓝的光晕,然后落入一片冰凉的河水之中。为什么是河水,因为周围这么浑浊,不要告诉她有可能是河水以外的任何东西好吗?!不对啊,她扑腾了几下,发现天亮了,而且明明是在夏季,河水却为何如此冰冷?!

还不等她胡思乱想完毕,扑面而来的窒息感令她绝望地拼命挣扎起来。想呼救,冰冷的河水就往嘴里灌。想踩水浮起来,却只感到身体在不断地往下沉。就在她快要无力虚脱之际,一只坚实的胳膊将她环住,把她往上拉。

濒死之人突然抓到救命稻草,她不顾一切的想要攀住身边的这个人。身边人往下沉了沉,然后用另一只手一根一根地掰开她“可能”正掐着他脖子的手指,然后双腿猛踩两下,将两人一起带出河面。

男人一手划着水,一边说,“要死自己去死,别拖老子下水。”

冰冷的声音令苏倩顿时冷静了下来,她放下挣扎,任由这个男人带着她往岸边游。感觉到她平静下来,男人似乎吐出一口浊气,加快速度朝岸边游去。

被拖上岸后,苏倩感觉自己进入一种意识和身体分离的状态。她很想睁开眼睛,可是她睁不了,也动不了,甚至连呼吸都费劲。慢慢地,那种窒息感又漫上来。

男人察觉到她的不对劲,开始按压她的胸骨。他的手劲可真大,苏倩觉得自己的肋骨可能要被压断了。那是不是,接下来就要给她人工呼吸了?然而,并没有。

男人只是用力按压她的胸口,直到她终于“噗噗”地吐出两口水,才停下来。

终于喘过一口气,从鬼门关走过一圈的苏倩剧烈咳嗽起来。伴随剧烈咳嗽而来的是一段段她完全不曾熟悉的画面一股脑儿地涌入脑海。整个大脑犹如被剧烈摇晃一般。

身边的男人将她扶坐起开,手一下一下地拍着她的背,帮她顺气。

她虚晃了一下往身边人倒去,男人想躲,无奈却被她一只手攥住衣服。

明明气都喘不匀,力气却很大。他这衣服这么破,再挣只怕会撕坏。只能任由她靠在胸口,继续断断续续咳个不停。

“哎呦,这不是苏家的大女儿苏喜吗?”

“这苏喜怎么掉水里了?不是说要去张员外府上做丫鬟的吗?”

苏喜?!谁是苏喜?!她不是苏喜是苏倩好吗?正想着,脑袋又一阵剧烈晃动,她忍不住睁开眼,刺眼的阳光令她不敢把眼睛睁大。

身边人见她苏醒,不着痕迹地把衣摆扯回,侧过身,一只手臂扶着她,蹲坐到她对面。

周围的人又开始唤她,苏喜,苏喜。

“这孩子别是傻了,这可怎么得了。她爹不是在下地吗?快去她家找人过来!”

苏喜先望了望四周围,是似曾相识的山丘轮廓,分不清是什么时辰。然后她定睛看了看面前的男人。

深邃的眼睛上是浓黑的眉毛,鼻梁高挺,小麦色的皮肤。嗯,好看的嘴唇,胡子拉碴的。头发往后扎在头顶,垂下个不长的马尾,这发型倒是挺潮。

等等,他为什么穿着汉服?还是打了补丁的破洞衣服。再看看周围,对着她指指点点的村民,看他们的穿着打扮,为什么他们看起来都这么像古人?她这是穿越了?!

                           

原创文章,作者:花落谁嫁,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jwcwzx.com/yuedu/3021.html